韩国高调参加北约网络军演螺旋效应引发关注

近日,韩国国家情报院宣布,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将参加由美国网络司令部主办的多国“网络旗帜”联合军演,并首次以正式成员身份,参加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(以下简称北约网络防御中心)组织的网络空间联合演习。报道称,这是韩国加入北约网络防御中心后,在网络空间领域提高影响力的重要举措。

近年来,韩国愈发注重网络安全领域发展,韩国国家情报院长期与40余个国家在该领域开展合作。

2010年,韩国成立隶属于国防部国防情报本部的网络司令部,并在次年升格为国防部直属司令部。该部门主要负责执行技术情报侦察、心理战和网络防御任务,成立初期编制450人,2014年增至1000人。

2018年,根据韩国国防部提出的“自主国防2.0”建设规划, 韩军网络司令部进行改革重组,更名为“网络作战司令部”,同时入列联合参谋本部作战指挥序列,以实现“行政管理-作战指挥”一体化运行。

在行政链条上,其作为国防部业务职能机关,对韩军网络空间领域业务进行顶层设计和现实指导。在作战链条上,对各军兵种部队网络战力量进行作战行动管理。

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下辖国防网络指挥控制中心、作战中心和国防综合数据中心三大核心机构。国防网络指挥控制中心主要担负国防网络防护、情报搜集与分析、网络空间领域战斗能力拓展等职能。其在各军种编设情报搜集团、情报作战团和研究开发团。

作战中心主要负责检查部队网络防护能力、对网络空间领域威胁作出综合判断、研究开发杀毒工具等。其在各军种设置网络作战分中心,各分中心负责对具体网络安全行为开展调查和分析。国防综合数据中心主要负责还原受损系统和丢失的数据包。

此外,韩国政府部门长期与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保持业务合作。其中,以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为主要牵头单位,与国防综合数据中心开展对韩国企业的备份数据检查,并适时调整网络威胁等级等。目前,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对网络空间安全领域划设4个安全威胁评定等级,分别为正常状况、需要关注、加强注意和严重警戒。

今年5月,韩国正式加入北约网络防御中心,成为首个加入该组织的亚洲国家。韩国媒体宣称,此次牵手北约是韩国在网络空间领域软、硬实力的体现,也是“韩国与北约关系持续深化拓展的折射”。

此后,韩国分别与荷兰、澳大利亚和德国进行了网络安全对话会议,围绕评估对手网络攻击能力、制定政策法规、规划战略等内容展开经验交流。在不久前结束的北约峰会上,网络安全领域合作成为韩国与比利时、英国等国双边会晤的重要议题。

此次韩军计划接连参加两场北约组织的网络战演习,目的是进一步加强其与北约国家在新型作战领域的军事合作。按计划,在美国主办的“网络旗帜”多国联合军演中,韩军将派遣20名网络战人员,模拟构建韩国网络作战司令部指挥中心,重点演练联合友军帮助“基础设施受到网络攻击的盟友”进行防御、溯源和反击。韩国国防部介绍称,演习结束后,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将分批次派遣不同层级的军官赴美交流。

在北约网络防御中心主办的演习中,韩国将以正式成员身份参加竞技比武。韩军将派出网络领域专家团,围绕演习进程和效果,研究讨论网络空间“作战规则”。

报道称,韩国近期在军事领域对北约亦步亦趋,相关举措引发的螺旋效应或将对地区局势造成负面影响。

一方面,韩国和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领域的实兵化合作,意味着美国及其盟友正加紧从传统战场向新型作战领域拓展。外界认为,美国联合盟友在保持战略武器和常规军力优势基础上,不断提升非对称领域战备能力,将催生地区甚至全球范围的“新冷战”氛围。

另一方面,美国及其盟友借助演习、会议等时机,在网络空间等新型作战领域制定所谓的规则,试图通过打造“小圈子”限制战略对手发展。此次,韩国借网络演习、加入北约网络组织等方式提高自身影响力的同时,也为北约在网络领域介入亚太事务提供借口。在美国与北约牵头主办的网络联合演习中,日本、澳大利亚等亚太地区国家将作为参演成员,美国联合盟友构建“亚太版北约”的图谋昭然若揭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